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妈妈的女秘书
妈妈的女秘书
林秋桦二十七八岁,一米六五的身高,总是穿着一身黑色的高档职业装,黑色或者深红色高跟鞋,一头长发严整。修长的职业装更加衬托两个不菲的胸,显得有人。高鼻梁皮肤很好,带着黑框眼镜,有时候会检查自己的功课。

  有一天自己午睡的时候无意间渴醒了,听见楼上有奇怪的声音,李鹏就光着脚端着水走上了楼,然后就在父亲书房的门缝里看到,林秋桦依然是一身职业装,只不过下身裤子脱在脚下露出洁白修长的大腿,一只白色的丁字裤也在脚脖子上,双手扶着桌子,撅着雪白的屁股迎合着父亲的鸡巴在哪里抽插。

  “老公···老公····快点···快点··用力··用力··操死我····我是小骚货···我是你的小骚货····用你的大····大鸡巴操我····啊····啊···爽死了····”

  林秋桦压抑着声音发出浪叫,屁股上发出啪啪的水声音,随着李鹏父亲的抽插不断,身体不断地扭动,浪叫虽然刻意压制但是依然在门缝里面听得一清二楚。

  李鹏感觉更加口渴,下意识的大大的喝了一口水,却觉得自己鸡巴硬了,在自己的两腿之间支起一个大大的帐篷。心里觉得这样不好应该赶紧离开,可是这个场面却让他欲罢不能,根本不想离开,舔了舔嘴唇,伸手进入睡衣里面把自己的大家伙摆弄一下位置,趴在门缝开始欣赏起来。

  其实今天李皖山干林秋桦选的时间是精心挑选的,家里的保姆出去买菜了,儿子受伤正在昏睡,自己的秘书和司机都被打发走了,家里其实就两个人,所谓干柴烈火一点就着,何况两人早有奸情。

  就在保姆刚出门之后两个人就急不可耐的干了起来,甚至连林秋桦的上衣都没有脱下来就被李皖山扒掉裤子从后面插入,这林秋桦知道李皖山的急性子,所以在进屋之前已经把自己的小穴弄湿了,让李皖山顺利插入,抽插起来,很快就进入享受的阶段。

  “小骚逼,想我没有,一个星期没操你了,想我没有?”李皖山一遍猛烈抽插一遍调戏的问道。

  “想了,想我的好老公了,想老公的大鸡巴了···啊···好猛···受不了了,要高潮,···快点老公····”林秋桦压抑着呻吟着。雪白的屁股努力摇动配合李皖山的抽插。

  门口的李鹏偷看的口干舌燥只觉得鸡巴硬的难受,却不想离开。

  “小骚逼,你是真骚啊,就喜欢你这淫荡的样儿,来给老公吹一吹····”李皖山说着拔出自己的鸡巴坐在了椅子上。

  “讨厌,人家刚来你就拔出来,···”林秋桦转过身来跪在地毯上,张开嘴开始吞吐李皖山的鸡巴,把屁股正好对着门口,粉嫩的小穴一张一合的,让李鹏更加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李皖山的电话响了

  “喂,荆楚啊,什么事?”李皖山一边接电话一遍用力把林秋桦的头摁在两腿之间,连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嗯,好的,下午三点你来接我····嗯····就这么定了···”李皖山说着把电话挂了继续享受林秋桦的口技,顺便把手塞进她的胸口开始抚摸一对大奶子。

  “讨厌,还以为能跟你··你···做··一下午,这荆秘书这么讨厌·····”林秋桦一边吞吐李皖山的鸡巴一边娇嗔说到。

  “小骚货,这样干还不满足,过两天我去白桦林疗养,你找机会过来,让我好好满足你····”李皖山揉捏着林秋桦的乳头轻声说道。

  “一言为定,可不要放我鸽子···”林秋桦媚笑着说到。

  “你个小骚货,坐上来····”李皖山说着抽出胸口的手,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门口偷窥的李鹏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这父亲的家伙有点短小顶多十三四的样子。

  林秋桦双腿一分,用手扶住李鹏的鸡巴对准小穴,就做了下去,然后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然后开始摇头晃脑的上下耸动起来,一副极了享受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开门声,李皖山和林秋桦猛然一惊,赶紧迅速分开,林秋桦急匆匆的把自己的黑色丁字裤拉起来,然后迅速穿好自己的职业装裤子掏出镜子补妆,李晚上则迅速的收拾好浑身上下然后坐到桌子后面,林秋桦则坐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如同汇报一般。

  李鹏则迅速冲下楼梯回到自己房间窗上继续装睡,原来是自己家的小保姆回来了,买菜忘记带钱了。取了钱跟李皖山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

  李皖山暗骂一声,亲自下楼看看李鹏却见他睡得正香,这才迫不及待的返回书房进行未完成的事情。刚才这一耽搁虽然打破了气氛但是却让二人重新开始,更显得激情四射,没一会楼上就传来了压抑的喘息声。

  李鹏悄悄地起来带上了自己的手机,又摸到了父亲的书房门口。这次书房门口的门缝比上次还要大,李皖山正把林秋桦摁在桌子上努力抽插,林秋桦已经护眼乱语双腿紧绷,过了一会儿有换了另外一个姿势,林秋桦坐在办公桌上一条腿在下面,另一条腿被李皖山抱着,双腿大大的张开,这时候李鹏才发现原来林秋桦的粉嫩小穴上面的阴毛被剃成一个心形,十分有个性。

  李皖山的鸡巴猛然插入,让林秋桦发出一声长长的压抑的呻吟,然后开始猛干,两个人的舌头也搅在一起,足足五分钟之后李晚上猛然高亢起来抽插几下把鸡巴拔了出来。林秋桦则迅速的从桌子上下来,抓住李皖山的鸡巴放进自己的嘴里。

  李皖山则抱住林秋桦的脑袋猛然插进她的嘴里,林秋桦发出嗯嗯的挣扎,足有半分钟才抽出来,李皖山吧鸡巴从林秋桦嘴里抽出来撸了几下,把残余的白色液体射在她的脸上,林秋桦则干呕了几下吐出一滩白色的液体“讨厌·····每次都弄得人家满脸都是···”林秋桦娇嗔。

  “对不起啊,亲爱的,看你这样我就忍不住,对不起啊····”李皖山满足的坐在椅子上深情的说话。

  “太猛烈的,人家有点受不了,太坏了···”林秋桦说着主动含住李皖山的鸡巴吮吸起来,让李皖山再次舒爽了一下,这才开始擦掉脸上和手上的白色液体,然后小心翼翼的收好带走,最后才给自己化好妆。

  “我走了,一会儿荆楚来接你,不能让他撞见···”林秋桦说到。

  “去吧,小宝贝,不要忘了过几天去白桦林····”李皖山起身相送。

  此时李鹏却已经把这一切都录在了手机里面,原本只是一时心动想要留着以后看,没想过这个视频会给他带来什么。林秋桦走了李鹏继续装睡。
周日早上李鹏早早起床锻炼身体,却见林秋桦登门了。作为母亲的秘书林秋桦是家里的常客,有时候甚至在这里留宿,不过她在李皖山和欧阳春去不在家的时候来很少有。

  “林阿姨好,我妈妈不在家您来有事儿么?”李鹏穿着一身运动衣问道。

  “欧阳厅长让我给她准备一份材料,准备好了在家等她,下午要用,所以我索性来你家弄,弄好了正好跟她一起走。”林秋桦跟李鹏也很熟悉,所以她很正常的说到。

  “那林阿姨忙,我去锻炼了····”李鹏喝完果汁说到。

  “加油····”林秋桦言不由衷的说到。

  其实她现在应该是陪着一位老干部在白桦林山庄修养,顺便跟李皖山偷情,可是她的直属领导找她办事她不能推,不过心情肯定是很不爽,因为这次陪李皖山是其中之一,另外有一件事情想要求李皖山。现在两件事都耽误了。

  林秋桦去了欧阳春去的书房整理资料李鹏却转身之后再也没有闲心锻炼,闭上眼都是林秋桦的小穴,大腿还有臀部和丁字裤,以及她的呻吟声,正好这个时候小保姆出去买菜了。李鹏鬼使神差的把那个视频截图发给了林秋桦,正是一张她趴在桌子上被李皖山从背后操的照片,侧脸两个人的表情十分清晰,李皖山狰狞,林秋桦淫荡。

  林秋桦自然有李鹏的手机号,有时候她要替欧阳春去接李鹏放学的,结果一条彩信打开一看林秋桦咣当一声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想了想然后捡起手机风一样冲下二楼直奔健身房。

  “小阳····你···你····哪来的这张照片,别被···被人···骗了,是不是小红给你的····”林秋桦嘴都飘了,根本不知道说什么。这件事如果被欧阳春去知道恐怕自己一生就会毁于一旦。

  “太猛烈的,人家有点受不了,太坏了···”正在林秋桦想说辞的时候李鹏的手机上传来了自己说话的声音,这是那天他跟李皖山完事之后说的话,林秋桦脑袋轰的一声,伸手就要抢手机。

  李鹏根本没反抗,任凭她抢走,从头到尾欣赏一遍自己的表演,“我不但手机里有,电脑,iPad,邮箱都有,你喜欢拿去····”李鹏淡淡的说道。

  林秋桦咕咚一声跪下了性吧首发

  “小阳,小阳,我以后不敢了,以后不会了,千万不要告诉你妈妈,求你了,否则我这一生都毁了,你要什么,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林秋桦焦急的说着一拉李鹏的裤子。

  没由来的林秋桦这一跪李鹏想起了她跪着口交的情形,鸡巴一下硬了把裤裆顶起来一大块。林秋桦一着急用的力气大一点而且运动裤比较松,所以一下子吧李鹏的裤子拽掉了,大鸡巴扑棱一下弹了出来正抽在她的下巴上。

  林秋桦吓一跳,

  “怎么···怎么···有这么大的家伙····”

  李鹏一惊就要走,林秋桦却反应过来,一伸手扶住大鸡巴,一张嘴吞了进去,一边努力用舌头口腔裹着李鹏的大鸡巴,一边抬头看他,却发现李鹏脸上露出震惊和享受的表情,林秋桦立即更加卖力了。

  “小阳···小阳···以后我就是你的性奴,我就是你的工具,我就是你的贱货,你想怎么干我都行,就是···就是····”林秋桦一遍努力用舌头嘴裹着李鹏的鸡巴,一边哀求。

  “别说话看你表现,下边也动起来·····”李鹏食髓知味的说到,这林秋桦的手段和技术比郭萌萌强百倍,让自己从脚后跟舒服到脑瓜顶。

  林秋桦心中懊恼,却不敢停,一边给李鹏裹着鸡巴,一边把手深入自己的裙子下面把丁字裤脱了,看是抚摸自己的小穴。起初还有几分不愿意,但是摸着、裹着,突然间自己的小穴竟然不争气的流水了。

  “起来转过去,扶墙····把屁股撅起来···”李鹏吩咐到。

  林秋桦吐出李鹏的鸡巴顺从的站了起来扶墙撅起雪白的屁股摆好姿势,李鹏看着他的黑丝高跟,撩起裙子看着她雪白的屁股和充满淫水的小穴,鸡巴感觉更硬了,甚至瞬间长出来一厘米。性吧首发

  扶着鸡巴对准小穴就插了进去,人生第一次,感觉自己的鸡巴立即被一团温暖湿滑的东西包裹而且在夹紧,异常舒服,不由自主的想要插的更深一些。

  “小阳···小阳···浅一点,先浅一点操,太深了我受不了,等一会操一会儿再深···啊····啊····太大了····啊····要透了····”林秋桦这次没有骗人的确太大了,也太爽了,仿佛自己的灵魂都要被这大鸡巴从嘴里顶出去了。

  李鹏第一次,还是很尊重林秋桦的话,只插入了一半开始抽插,慢慢的林秋桦的屁股开始主动配合的抖动而且自动的越插越深,直到整根二十厘米的鸡巴全部插入开始出现啪啪啪的声音的时候林秋桦已经双腿颤抖,浑身战栗放声高喊了“我是你的大骚逼,我是贱货,搞死我,操死我,不要停,操死我····操死我,我喜欢你的大鸡巴···啊····”林秋桦已经口不择言,反觉一根巨大的火热的大鸡巴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横冲直撞,每一次都把自己送上高潮,仿佛一根火热的铁棍在蒸发自己的灵魂。

  李鹏可不管这个,第一次如此爽的纵横驰骋自然是飞快的抽插,每一次都到底,而且疯狂的急速的抽插,一股股淫水随着自己的抽插喷了出来,顺着黑丝流到了地板上,但是李鹏依然没有停的意思,足足抽插了十分钟林秋桦已经站不住了顺着墙就瘫软在地毯上。

  李鹏把她反过来双腿抗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大鸡巴再次插入林秋桦的小穴竟然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淫水已经充满其中。

  “小阳,你好棒····你的鸡巴好大啊,操死我,操死我,用力,我不行了,我是扫货,贱货,用力操我·····”林秋桦从没有感觉到如此的刺激,从没被这么大的家伙干过,纵然自己买的电动阳具也不行。此时她已经失去自我了。性吧首发

  李鹏这次不再猛冲了,而是掌握节奏,开始深深浅浅的操,而且不断地抚摸她的胸,搞得林秋桦高潮迭起一次又一次,又过了十分钟林秋桦已经醉眼迷离了。

  “小阳···小阳···等一下,饶了我,让我谢谢,我给你舔鸡巴,不要再干了,受不了了····求你了,求你了···贱货求你了····”林秋桦求饶了。

  李鹏抽出大鸡巴放进她的嘴里,林秋桦如获至宝一两只手不但一边抚弄舔起,让李鹏觉得一阵阵舒爽。足足五分钟过去之后李鹏再次把掀翻,从后面插入,两个人就这样跪在地上疯狂的抽插。

  “你不是有男朋友么?怎么还跟我父亲搞?”李鹏问道。

  “那个废物的太小,才十二厘米,两下···两分钟····两分钟不到就射了,没意思,····跟你父亲偷情刺激,不过还是你好,你的最大···以后要经常操我,我离不开你了···小阳,你的鸡巴好大·····”林秋桦摇头摆尾的配合李鹏抽插说到。

  “卧槽,你个浪货,除了我们你还跟谁操过····”李鹏拍了一下她屁股问道。

  “大学跟我第一个男朋友操过,····他有些变态····又一次他蒙住我的眼睛,跟他的好哥们一起操我,鸡巴都不一样大,但是我假装不知道,被他们操了好几次,真的好爽····不过有一次他们三个人操我之后我就跟他分手了····因为他们拿下了我的眼罩····其实如果不拿我还会假装不知道,毕竟很爽啊····”林秋桦说着感觉到李鹏的鸡巴竟然更加火热,操的更加疯狂,很快就高潮了两次。

  李鹏被她说的话刺激到了,更加疯狂的操她,一直到林秋桦淫水狂喷的时候才感觉一阵高潮,赶紧把鸡巴抽了出来,对准林秋桦的嘴和脸一阵狂射,然后在舒爽的倒在地上。

  林秋桦缓了半天才爬起来主动给李鹏舔干净,然后自己扶着墙去清理了。

  “你那视频我不会留着了,放心吧两清了那件事!”李鹏躺在地上说到。性吧首发

  “知道我那么多事,被你操的这么爽,怎么会两清,以后我会经常来的小阳····”林秋桦浑身酸软的扶着墙走向了洗手间,一边走一边舔着嘴唇的说到。


【完】